假收视率、票补、阴阳合同!行业陋习该如何扭_安卓信息网
假收视率、票补、阴阳合同!行业陋习该如何扭
分类:新闻资讯 热度:

原标题:假收视率、票补、阴阳合同!行业陋习该如何扭转?

文|羊君

2018年的影视圈进入多事之秋。

纷纷扰扰,圈里圈外迎来了一波接一波的风浪。

从崔永元为争一口气爆出“阴阳合同”,到今天导演郭靖宇对“假收视率”发出“战斗檄文”,短短100多天里中国影视界风云变幻。

对从业者来说,“暗雷”被接连引爆,行业面临洗牌,危机与变革并存。

郭靖宇下“战书”,揭露行业收视率造假

9月15日,导演郭靖宇在个人微博上发布长文《起来,与操作收视率的黑势力决一死战》,炮轰电视剧行业收视率造假现象。这封战书是郭靖宇在湖北大学的演讲稿,其中详细谈到了买卖收视率操作,还有大量实例。

假收视率、票补、阴阳合同!行业陋习该如何扭

“战书”中,郭靖宇表示《娘道》于2016年拍摄,2017年做完后期。但迟迟等不到播出时间,原因是自己“没拜对山头”。他指出,某新上任的卫视总监要求其向操作收视率的“大神”出钱购买收视率,对方开价90万一集,80集的剧要价达到7200万,并称买了收视率剧集才可以安排播出。其中,该卫视向剧组购买剧集的价格是每集130万,这意味着一部剧大约70%的收入得用来购买收视率。

郭靖宇还透露,该“大神”宣称,“去年播的平均收视率破2的某剧,是三个团队一起买;又说今年某两位大明星拍的剧,花了钱,但没找他,数据没上去,卫视很生气,不会给制片公司结账的。”

这些实锤非常有力,也得到业内许多人士的支持,甚至连广电总局也在首页发文表态,要展开“严查”。

假收视率、票补、阴阳合同!行业陋习该如何扭

声势已起,“假收视率”又能否彻底根治呢?

“假收视率”根深蒂固,原因多种多样

早在2015年,电视剧《大秧歌》播出时,导演郭靖宇就曾爆料,开播前他曾遭遇了“收视率警告”。

“暗示我的、挤兑我的、想说服我的、威胁我的都有 ”郭靖宇明确表示,“君子不与贼人为伍。”

无独有偶,2016年12月3日,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在第七届财新峰会上也曾炮轰过收视率造假问题。王长田表示:“当时我们看到的所有的电视节目、电视剧,可以说他们的收视率90%以上都是假的。”

可见,“假收视率”早非一朝一夕的偶然事件,而是行业内根深蒂固的顽疾。

然而,为何这一次爆发的如此猛烈?此前又为何不曾有爆发呢?文创资讯(id:chuangyiyun)认为,其中有多种现实原因。

首先,电视台改制后,赖以生存的手段主要就是依照收视率向外贩卖广告,由此也诞生了黄金档、午夜档等所谓的档期。近年来在多种原因的催化下,电视台的收视率正年年下滑。

尤小刚导演就曾表示,刨除个别热点戏,几大卫视收视率过了0.3的,多多少少都有买的,唯独比较干净的是中央台。可见,伴随电视台的分化,网络平台的崛起,单个电视台在收视率上已很难保持辉煌成就。

1998年,《还珠格格》第一部在电视台播放时,收视率接近50%,而到2010年以前,上星电视台的黄金档电视剧还能保持3%以上的收视率,例如当年浙江卫视的《雪豹》就以4%夺下收视冠军。

到2018年,8月占据黄金档的上星剧中,网络红剧《香蜜沉沉烬如霜》收视率不过1.368%,而排在第二位的《最美的青春》,最高点也没有超过1.4%。

假收视率、票补、阴阳合同!行业陋习该如何扭

可见,在不到十年间,电视台赖以生存的收视率剧烈下滑。这为“假收视率”的存在提供了现实的利益基础。

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法务委员会曾召开过新闻发布会,专门发布通知表示,以全国排行前20家卫视频道每年播出13000集电视剧计算,全年有40多亿人民币被用于“收视率”交易。

这笔巨款补贴了中间商,更补贴了卫视频道,收视率好看了,广告费也不会付之东流。而唯一难受的,就是那些认认真真拍摄电视剧的人。

假收视率、票补、阴阳合同!行业陋习该如何扭

其次,改革“收视率”为评价标准的体系相当困难,行业整体也缺乏动力。

从电视台改制以来,“收视率—广告投放”这一收入体系已经运行了几十年。从行业角度来看,如今“假收视率”的曝光无疑是正确的,让人欣慰的。但这次曝光彻底破坏了行业的衡量标准,短期内也面临不少挑战。当广告商知道参考标杆能被人工篡改,谁还敢轻易拿真金白银来买广告位呢?这对电视台来说是个新的考验。

上一篇:二手房买卖遇“阴阳合同”怎么办? 夫妻单方签 下一篇:周评:美“域外管辖”伸向华为 美国经济甩冷脸 唯OPEC迎喜出望外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