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票房论的时代 小众电影如何大众化?_安卓信息网
唯票房论的时代 小众电影如何大众化?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百鸟朝凤》出品人方励微博直播下跪!一个63岁的老人究竟做错了什么,竟要下跪?

原来,吴天明导演的绝唱之作,《百鸟朝凤》遭遇排片占1%的尴尬,上映一周票房仅有300余万元,这与其在豆瓣、猫眼电影等专业网站上的爆棚口碑形成巨大反差。更为尴尬的是,《百鸟朝凤》在上映首日就遇上《美国队长3》这样的IP大片,夹缝中艰难前行实属心酸。不过,方励老人的一跪还是打动了许多院线。随后,《百鸟朝凤》排片已达到7.4%,虽不至于票房飘红,但也可谓峰回路转,票房最终以8000多万收尾。

小众电影“跪求排片”一事在网上引发了热议狂潮。有网友认为,下跪虽悲壮,但利用这种方法求排片是一种道德绑架。还有的网友则认为,方励也是性情中人,为了能让观众看到这样一部反映中国文化的好电影,用什么方式其实都可以理解。

小众电影下跪求排片的现象不免让人心酸,不禁让人疑虑难道只有以下跪的方式才能得到排片?才能引起观众注意吗?下跪求排片到底是有意而为之还是无可奈何而为之,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小众电影确实身处极度尴尬的位置。

唯票房论的时代 小众电影如何大众化?

这是一个唯票房论的怪时代

近年来,国产电影走进了一个“口碑差却票房高”的怪圈。许多人气明星加烂剧情的商业片大行其道,而一些宣发投入较少却获各大电影节认可的小众艺术电影与观众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不少导演与电影人面对艺术电影少得可怜的排片量只能无奈发出“呐喊”,这种现象的产生源于“唯票房论”。

随着电影消费人群的年龄层次逐步向“80后”、“90后”和“00后”推移,受众的审美和品味也发生了一些改变,很多年轻人普遍存在着片面追求娱乐化和盲目跟风的问题,不注重剧情,只关注电影中的明星。这也导致一些明星出身的导演或者制片人利用自身名气“大打人情牌”,吸引粉丝观众,从而谋取私利,这种现象的产生也难怪国产电影一直无法受到国际的认可,没有流量担当明星主演的小众电影为什么没有高票房也就一目了然了。

就拿电影《富春山居图》来说,伴随着一边倒的差评,票房却直奔3亿元大关,排片比例一直力压同期上映几乎零差评的小众影片《逆光飞翔》,最终《逆光飞翔》仅仅收获了500多万的票房。无独有偶,2015年“五一档”,在各大院线被《何以笙箫默》和《左耳》等商业片刷满之际,小众电影《闯入者》上映头天不到1.5%的排片率。

这样的现实不禁让人发问:电影艺术就这样败给商业市场了吗?小众艺术电影的未来会好吗?

无论如何,“唯票房论”是个错误的崇拜,电影不是普通的商品,它的文化属性决定了它能从思想上和艺术上影响人,决定了它不能成为市场的奴隶,要求它承担着精神娱乐与修养提升的责任。因此,电影市场的发展绝不能唯票房论,不能仅以票房来衡量作品优劣,不能仅以票房导向进行作品创作。

面对“唯票房论”的现状,小众电影能做的就是不再俯身迎合所谓市场需求,尊重电影作为一种艺术的高度,勇于引领市场追求更高的艺术品质,用高品质的电影引领观众。但是归根究底小众电影虽然口碑极好,但要走向大众视野,仍旧需要不断的努力才行,因为摆在面前的是一道道栅栏。

唯票房论的时代 小众电影如何大众化?

小众电影口碑扛起大旗,却始终叫好不叫座

小众电影的口碑历来都是备受好评的,无论在专业的评分网站上还是在获奖的数量上都是有口皆碑的。例如《我的诗篇》电影在全球首映后,随即摘得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并入围台湾电影金马奖,进入全球最大纪录片节荷兰IDFA的主竞赛单元,并且拿下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年度最佳纪录片”与“最佳音效”两项大奖,在国内外也取得不俗影响。

此外,《烈日灼心》、《一个勺子》、《百鸟朝凤》等等小众影片皆获得不俗的成绩,虽然获奖无数但是始终难以斩下高票房,其原因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材不符合大众口味。

21世纪,大众文化产品的商品属性和娱乐属性日益凸显,大众以宣泄为目的的消费文化的支配下,更乐意选择轻松、刺激、科技含量高的商业大片,来缓解他们工作生活中疲惫的身心,而小众电影的整体氛围较为沉重,虽有很深的个人情感和印记,但却不太符合这个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下高压力人群的口味。

其二,上映档期选择不当。

上一篇:“不限流量”套餐靠谱吗? 用户感觉被骗了 下一篇:Snapchat超越Facebook成青少年最爱社交应用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